Sasuke

原著党实名辱骂编剧了

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谢谢大大说出了我的感受

他日相逢:

虽然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对剧版镇魂的剧情太过真情实感,但是看完今天的更新我真觉得很想众筹暴打编剧了。


有人说“没改成BG已经很满足了”,那我只能说您要求也太低了,事实上要不是两位主演撑着,那巍澜之间的这段故事已经完全变成笑话了,搞了半天惦记万年的人其实也就一夜谈心一起吃了根棒棒糖,所谓一约既定万山难阻其实是睡了一万年——总之所有曾经感人的故事都变成了涩剧,更不要说这故事的皮肉筋骨都已经被拆得一片血肉模糊看不清了。


原著中巍澜情谊最打动我的,不是沈巍上下求索、苦苦寻觅又隐忍守护的五千年,而是大不敬之地出生、无魂无魄只知道破坏和吞噬的少年鬼王,因为遇见了昆仑君而有了“人性”,懂得了凡人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而又因为这爱,让他在遇见了赵云澜后,有了“神性”,在五千年后他才终于真正理解了昆仑,这也是为什么他身殉大封后才终于觉得自己能配得上昆仑、配得上赵云澜了,因为他知道他终于能和他们做出一样的选择了,即使这牺牲并不是出于对苍生的大爱。而昆仑呢,他生为上古先圣,原本并不为某一个特定的人驻足,他的爱是天下、是众生,所以在不周山被撞断天下洪水之后他敢于去承担亡族灭种的大罪(原著里昆仑的死和巫族被灭是有很大英国的),但这样一个人最终却留下了那么一点私心……因为他的私心,所以他要保住小鬼王。在他还是昆仑君时,他对小鬼王的情感其实并不外露,直到最后他在为众生铸就轮回时仍要分身去保护小鬼王、叹息一句“可惜没法儿看到小美人长成大美人了”,才能让人隐约窥探到一点儿爱意。但是当昆仑君变成了凡人赵云澜,他才终于可以毫无顾忌地表达爱意。


心怀苍生者生出私情;而不在意所谓天下大义,百般算计只求与一人同死的人最终放下执念独自赴死,这种因为两人相遇而产生的改变我觉得是书版巍澜最精髓也最动人的地方。


我看原著的时候一直觉得,“镇魂”这件事儿,其实有两个灵魂人物,一个是小郭,百世如一日做同一种事,当同一种人,所作所为无他,唯“不作恶”三字而已;另一个就是昆仑,AKA 赵云澜,他身上有肩挑苍生的胆魄,在我看来最动人的不是他以肉身魂魄去铸就轮回,动人的是他牺牲自己的时候,并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可即使这样他还是敢去做,并且坚信即使失败了这天地总有后来人能吸取他的教训,然后继续负重前行。这种气魄即使转世了千百回也从未改变,所以大封破裂,赵云澜一介凡人也敢去对抗令现世诸多神佛高人都无比忌惮不敢出手的鬼面——老实说,这么潇洒的人真的会去计较在意什么沈巍到底爱谁的问题吗?不会的,他即使没有昆仑的回忆和力量,也一样敢去把天地众生担下,又怎么会担不住斩魂使几乎有点儿扭曲的厚重爱意?所以非得说什么剧版沈巍爱的就只有赵云澜了也太笑看赵处的气量了吧。


同时沈巍的形象也被大大削弱了——这种削弱不是说他作为斩魂使沦落到被人鄙视向人下跪这种,老实说这种改动我个人是不太在意的。但沈巍这个角色形象的复杂度完全被削弱了——原著沈巍最早可不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的人物,他只是被岁月打磨出了温柔隐忍的表象,但那表象之下仍然翻滚着执念疯狂。比如放心头血的名场面,剧版也只强调沈巍的一篇深情厚谊了,但原版的沈美人放血可不单单是为了救人,他还算计着想让赵云澜甘心同他共死呢,所谓爱你是真算计你也是真,而偏偏赵云澜知道了也不计较他这点阴暗心思——这就是两个角色的互相成全,既突出了沈美人个性里纠结复杂的一面,也突出了赵处的包容。剧版沈巍只剩下一片红心了,那赵处也只能委屈喊“我凭什么欠你一条命啊”而毫无办法。


写了半天小论文,中心思想就是编剧垃圾,改编之后不止故事线变得节奏拖沓,人物形象和情感也变得无比单薄乃至于逻辑全无。这也别推锅给审查了,就是水平垃圾而已。

评论

热度(583)

  1. 早已是个路人他日相逢 转载了此文字